秦祀祀祀祀祀

就,才发现自己这么久没更新

以死谢罪了orz

番外 元旦贺文

刘丧在打开电视盯着点播的画面发了半小时呆后终于反应过来今天是元旦前夜。看看身边沙发总觉得少了什么,轻笑一声也不再去想。按着手机待机键看屏幕明暗交替,依稀可见屏保被设置成张起灵的侧脸。

 

--看到自己床上一点格格不入的黑色愣愣,想起这是不带出门的私人手机。心下一惊快速走过去把手机拿起直接丢进床头抽屉。“…还好没人看见。”

 

终于没再折磨自己的眼睛,解开了锁屏。最近的一条非系统发来的短信也是三个月前了,只存了手机号但却觉得有些眼熟。刘丧皱皱眉看着天花板努力试图回想起这个手机号,无果。只好往上翻两人的聊天记录,看着简短也不密集的交流脸上攀上一抹笑。刘丧脸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捂脸心说自己的实在是记性太不好了。

 

--十一点,从抽屉里拿出手机打出新年快乐这几个字,在发送键上方顿住手指,最后保存为草稿。零点再发。

 

“新年快乐。”字打到一半突然停住,还是等零点了再发吧,刘丧这么想着顿住了手指。只是保存为草稿。看看房中的时钟,指针慢慢指向十一点。刘丧给手机设置了个十一点五十五分的闹钟,终于放下手机看起电视。

 

--偏头看看窗外月亮。11点55。解锁了手机看着新年快乐几个字苦笑一声最后还是改成了新年好

 

闹钟准时响起,捞过手机总觉得快乐两字刺眼。纠结一会儿还是将它改了。

 

--12:00

  新年好

 

  00:00

  新年好

 

 

意外的默契。

                               .

 

 

 

 

发烧加酒后的元旦贺文

没更正文orz

灿灿全程没出现姓名是我的错orz


丧灿丧无差

刘丧x汪灿

书版

时间线大概是重启刘丧被二叔联系上之前

ooc预警!

私设众多!

 

四.

刘丧日常没事坐在床边刷手机,“21天就能养成一个好习惯”这种鸡汤文标题映入眼帘。合上手机,那么坏习惯呢?10天是不是就够了?对于两个极其孤独的人来说抱团取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果只是两个正常人而已的话。

刘丧放下手机开始试图理清自己和陈亥声的关系。边理他边觉得自己有点魔怔。

互相利用

他要自己的信息或只是需要监视自己,而自己也乐的付出这些去换家里有人的温馨错觉。虽然刘丧不知道他到底要什么,但既然现在这个陈亥声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还和自己住在一起,那自己也没必要再去试探。

反正人总是要死的,把这种温馨维持到最后一刻也未尝不可。

 

汪灿躺在客卧的床上偏头看着窗外,眼神晦暗不明不知在想什么。脑子里还都是汪家调查出的刘丧的资料。窗外万家灯火映入黑色瞳孔未能反出一丝光线。

天花板的灯散出不算刺眼的光线,收回了看向窗外的目光盯着那盏灯最亮的地方直至眼睛看向别处变得不再清晰。思绪不知飘到了哪儿,好像是把在汪家的生活全部回忆了一遍。

自己作为汪家的狙击手并不经常出潜伏任务,生活在汪家体系外之外。按常理来说充斥着一辈子的应该就任务两字。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虽然不过十天,室友也不是什么开朗的人,但却让他有了家这个概念。和汪家不一样的家的概念。

不愿将这些想法压下去不再思考,有时候骗骗自己也不错。

汪灿觉得自己利用了刘丧太多,一边瞒着他一边还在从他身上汲取能够自欺欺人的暖意。又想起今天刘丧的问题,还是有些生硬了,要是再这样迟早是要被处理掉的。

翻身下床,关灯。意识到再继续想下去迟早失眠,抱着被子强迫自己入睡。

 

早上依旧是汪灿做饭,十一天锅碗瓢盆的声音硬是在两个各怀心思的人耳中碰出了日常生活的错觉。刘丧难得没有睡到中午再起来,洗漱完毕直接去厨房拿了两套碗筷放到桌上,探了个头到厨房里看着汪灿做饭的背影有心开了个玩笑:“陈亥声,我这是不是捡了个田螺姑娘回来。”

汪灿听到田螺姑娘这四个字一个激灵差点把铲摔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反驳。“…汪灿”慢吞吞关了火把煎蛋一人一个盘放好才低低地说了一句。脑子里有些乱,只是想把族名告诉他,却也不知道为什么。明知这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但还是这么做了。

刘丧听到后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抬头拿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感受到刘丧的眼神,拿筷子戳了戳鸡蛋,“你昨天不是问我叫什么吗,汪灿”原本不想理他,最后还是妥协了说出这么一句。出口后便没了后话,也不准备解释什么。

刘丧也没想听他的解释,只是惊讶于他怎么突然告诉了自己。“嗯,汪灿。”凭着自己对自己偶像和他家族的了解心里对汪灿的身份也猜了个七七八八,却不想挑明。能这么过一天是一天吧,“现在这样就挺好。“小声说了一句却发现对面那人沉闷地应了个嗯。







灿灿终于掉马了!!!

这章比较ooc,两个人大晚上的都有点矫情了。就,剧情有点快了。


丧灿丧无差

刘丧x汪灿

书版

时间线大概是重启刘丧被二叔联系上之前

ooc预警!

私设众多!

三.

刘丧算是知道了有个生活极其规律且会做饭的室友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房子的隔音效果还算好,再加上汪灿也不是做个饭容易手抖摔锅子的人,刘丧根本不用担心早上被吵醒。谁做饭谁洗碗的事也基本不在考虑范围,可以说自从第一天汪灿做了晚饭又顺便把碗洗了之后刘丧就再也没进过厨房。

当然,一边怀疑是不是领了个田螺姑娘回家一边还是要弄清田螺姑娘底细的。

 

最近算是难得的清闲,刘丧窝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脑最后还是决定找个电影看看,顺便试试套陈亥声的话。走到门口的储物柜拿了两听可乐,顺便在回来途中选了张碟片放进DVD里,便径自盘腿坐在沙发一边喝着可乐等电影开始。

汪灿的日常生活基本就是客卧,厨房,大厅沙发三点一线。刚洗好碗回到大厅便直接把自己窝进了沙发另一角准备刷手机,瞥到电视在放电影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转头看看刘丧。最后还是拿起了桌上未开过的那罐可乐边喝边看。

电影的内容是没看进去多少,大半的时间是用在震惊刘丧还会买电影碟片看这事上了。这种天天打照面还能不说话,从体型到性格都和粽子没什么区别,手机游戏有且仅有消消乐的人,居然是会没事窝在沙发上边喝肥宅快乐水边看电影的吗?

当然,汪灿并没有意识到刚刚形容刘丧的那一大串词放在自己身上也依旧适用。结果两个人还真就一反常态各窝沙发一角看完了整个时长两小时的电影。

直至电影快结束刘丧才把手上的零食全部吃完丢进垃圾桶,转头看看汪灿一罐可乐喝了两个小时还没喝完笑了一声,然后被汪灿飞过来的一个眼刀制止了想继续笑的想法,像拉家常似的开口:“陈亥声,你进陈家之前本名叫什么啊?”

汪灿被问的有点楞,喝了口可乐就看向他不解:“怎么问起这个了”

“你现在又不可能再回陈家,我在叫你在陈家时的名字总有点不舒服。”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随口就扯了谎,“到时候万一有人找上我,我至少还能狡辩一下自己不知道你是陈亥声吧。”

“那你要失望了”汪灿喝完了手上已经没气的罐装可乐,才继续说下去,“我就生在陈家。要不你随便编一个名字吧。”

“算了”刘丧又随口和他扯了两句这事也就算是翻篇不再提了。

 

真不想说就不说了,反正那天把他放进来就只能自己对接下来的任何事情负责了。

 

汪灿没等电影结束就回了客卧 ,从包里翻出了从汪家出来时接到的刘丧的资料。

啧,实在不行还是得做回老本行。念头一闪而过心里却闪过一阵抽痛。

还有别的办法吗?盘腿拿着资料坐在床上思绪万千却有似是什么都没想。脑子里刘丧与他的资料盘旋不去,这几天来看的熟悉到倒背如流。但每个字又像都在脑中分解重构过组成了自己看不懂的东西。

 

一直想写两个人各窝沙发一角看电影(结果还不是就写了一点点)

 


能拿到电脑码字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OTZ

能拿到电脑的时候就是各种考试

就,写着自己爽的

(汪灿汪小媛友情向)

(有后续可能有花爷和灿灿的拉郎)

(不喜勿入,右上角点叉叉谢谢)



(一)

汪灿卡着八点刷boss点的时间进了新开的地图,画面上看到的除了人就是人,多到电脑卡机。明明是个地狱难度的本,怎么上至满级60下至13新号都进来了,看着自己身边一群看起来像萌新一样的号汪灿眉角抽了抽。这世道这么多压级大佬的?

再回头一看,发现了个更大的问题。奶妈呢……?虽然说汪小媛这奶妈比他个战士/刺客还刚,但怎么说也比没有好。手离了鼠标敲敲耳机,试图引起那头人的注意:“小媛,你人呢“

“马上,再等我两分钟。有人悬赏我,等我把他送回复活点。

“得了,心凉了半截。语气这么急促的回答,一听就是又上头了,汪灿在心里默默抹了把泪:“我等你boss不等我啊。“……行吧,自己约的人跪着也要等下去。”好了叫我,打不过我帮你。”想想还是补了一句,然后就登上小号顶着陈亥声的名字看汪小媛打人去了。

 

还真是两分钟,刚上小号混到人群里观战,就看到那人跪了:“……神速”意思意思在耳机里夸了夸汪小媛,毕竟等会儿打boss还要靠她奶两口。(汪灿实名卑微x)

 

 

(二)

虽然进boss点晚了点,但伤害打个前十混混助攻还是可以的,至于boss奖励?第二轮再抢吧。其实对汪灿来说boss奖励根本没有助攻伤害前十的奖励重要。毕竟血包就是命啊,遇着奶妈不靠谱的时候他个刺客只能默默蹲角落嗑血包回血药。

特别是上次混助攻结果抢了boss突然招惹到氪金大佬,被铺天盖地发悬赏的时候,汪小媛居然就在旁边幸灾乐祸完全不帮忙,一年的库存一个月就磕完了。

 

“别逃行吗,我跟你个刺客的速度很累的。“汪小媛看着有一半时间都在丛林里疾奔,近身打完一套就换地方汪小媛发出了想骂人的声音。汪灿已经躲了她四个技能了,无一例外都是在技能到达前一秒冲到了boss身边。”把攻击躲了的同时也把奶给躲了,真棒。“

“等你了,我再停长一点就直接火葬场了。“

“火葬场我也就能给你奶回来,怕什么。“

 

虽然说两个人对话听起来毫无默契,但伤害第三还是妥妥的。“灿啊,你有没有觉得第四特别眼熟“

听了这话匆匆扫一眼屏幕:“哦,上次悬赏我那个。“

“等会儿…上次悬赏我那个?!“汪灿惊愕完之后又定睛看了看两人的伤害差距。嗯,就差一个平A。好,怕不是又要被发悬赏。

 

 


丧灿丧无差

刘丧x汪灿

书版

时间线大概是重启刘丧被二叔联系上之前

ooc预警!

私设众多!

 

二.

刘丧愣神的功夫汪灿已经从客卧走出来了,身上那套衣服没换,还是昨天过来时的样子。头发看起来是干了,也不知道是用了吹风机还是压根没管。刘丧回想了下昨天后半夜,自己睡觉都没戴耳塞,要是隔壁开了吹风机他得被吵醒,打量了汪灿那头就算扎起来也不服帖的头发几眼才算是得出汪灿没用吹风机的结论。

妈的,早上起来不会头痛吗?果然要下地的人和自己不一样。

刘丧刚思忖着怎么开口问陈亥声他遇到了什么麻烦就见他坐到了自己对面,看起来有些局促不安地开口解释。刘丧也没太在意听,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或是什么都没想,只是平时一直是这种状态而已。各家遇着点麻烦的伙计大抵也逃不了一时起了贪心或是吃里扒外,和他没什么关系。

“既然住进来了那就当是合租,我也没什么兴趣听故事”声音听起来像是闷在嗓子里一样却带了些怒气。低沉但也清晰地突然打断汪灿的话,自顾自说着。大概是觉得无趣,也是不想听他再说下去。

自从耳朵变得特别好之后除了本细微的声音变得清晰无比,更是在阴气重的地方容易觉得极吵。小但密集的声音。

阴听,多少还是能听到些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东西的。

现在陈亥声就很吵。他不应该这么吵。

 

汪灿说到一半突然被打断,再看刘丧也没看出一丝要他继续说下去的样子也便作罢,不再提起这事。毕竟说的越多越容易出纰漏。两人都沉默不语导致气氛突然有些尴尬,对视了几眼还是汪灿忍不住先开了口:“我先把碗收了?”刘丧点点头起身准备回自己房间,“晚饭你做?”回头看了眼桌上的菜式想想还是补了一句。

汪灿开水龙头的手一顿还是回了句好。

水流击打着锅碗的声音,手上一成不变的动作让汪灿在脑子里盘算如何继续住下去的事。虽说之前刘丧打断了自己的那个故事也没质问什么,但总是有点不对劲。再说就算是有质疑,谁又会直接提出来,到最后还是得靠旁敲侧击。问题是他为什么会在这么早就看出了破绽。罢了,既然没有点穿,那就还不用担心。心不在焉地洗锅子的后果就是水尽数泼到了自己身上。

 

在主卧的刘丧戴着耳机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小盘腿坐在床上试图用音乐吸引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不再想陈亥声的事。未能如愿,大脑依旧纠结于陈亥声为什么这么吵。

要么就是惹上了什么东西,要么就是他不仅吞了东西还把和他一起下去的人全杀了。无论如何吵成这样都绝不会是陈亥声所说的只是拿了两件东西。

除非他根本不是陈亥声……算了,只要不威胁到自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既然打不过那干嘛还要去作死。

丧和单纯找死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大概下两章灿灿就掉马了。


丧灿丧无差

刘丧x汪灿

书版

时间线大概是重启刘丧被二叔联系上之前

ooc预警!

私设众多!

 

一.

半夜被敲开门绝对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事,更何况还是在好不容易睡着后。刘丧本不想管这通敲门声,准备翻个身把脑袋裹进被子里继续睡。可哪知这人锲而不舍敲了一遍又一遍,跟早上的闹铃似的,你不按了他他就一直吵。

无奈顶着一头乱毛翻身下床赤脚就去开了门,揉着眼睛探出去一个脑袋刚准备发作就看到一张算是熟悉的脸:“…陈亥声?”接过几个给陈家找斗的活,每次也都能和陈亥声碰上面。他在一群陈家的伙计里也算是和刘丧年龄相近,再加上怎么说也没别人这么满嘴跑火车,自然一来二去的就熟了。

外面还在淅淅沥沥的下小雨,汪灿根本没带伞,索性雨不算大也就一路淋着雨走到刘丧家门口了。这场雨直接导致刘丧开门看到的就是一幅昔日朋友被淋成落汤鸡来投靠自己的画面。这一边汪灿听到刘丧叫了陈亥声这个名字也就点了头应下,想着他并不算了解九门的局势便依旧准备用陈亥声的名字。反正这次的任务应该不需要自己出面去见什么人,在刘丧家住一段时间就能回汪家。“我有点麻烦,能先借你这儿躲躲吗?”放软了些语气再次回归当时装陈亥声时的样子。

汪家刚整顿起来没多久就得到消息吴邪可能又要下斗。既然是听雷的墓,那必定会找道上耳力好的人,于是汪灿脑子一热自告奋勇的接了盯着刘丧不让吴邪有联系到刘丧机会的任务。只不过汪灿执行任务的方式比较奇特罢了。例如仗着两人关系好试图半夜敲门直接登堂入室。

一般情况下刘丧绝对是直接把门关上然后回房睡觉的。你有麻烦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要收留你了我不也迟早要有麻烦?然而这次睡的迷迷瞪瞪的脑子没转过弯来,看在是朋友的份上竟也是遂了他的愿,连给他在外面暂时租个酒店的念头都没起直接就先让人进来了。“客房旁边就是浴室。”语毕把门关上就直接回了自己房间继续睡。

汪灿看他毫无防备的样子在他关门之后愣了愣。亏的刘丧没睡醒并未注意到自己的手,不然倒是不知道怎么解释,汪灿一边这么想着一边默默把右手揣进兜里找客房去了。

 

半夜被扰清梦的刘丧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来,摸了床边的黑框眼镜戴上,又是一幅死气沉沉的样子。

完全没有想起来昨晚汪灿半夜敲自己家门然后住下了。

做完早饭放到桌上才终于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对面还有一幅碗筷…?

在一番回忆后才想起来昨晚好像放了个人进屋?

 

 

 

 

我小学生文笔,明明欢脱却想写原著向

坐等被骂了

前几章陈亥声,汪灿两个名字可能看起来有点乱。但是灿灿很快就会掉马的。嗯,应该吧。


汪灿自戏



将子弹一颗颗压进弹夹,机械的动作导致神飞天外。


想起自己扣下狙击枪扳机的那刻其实毫无波动。冷血也好,麻木也罢,说白了也不过就是条件反射。下了指令,就去做。管他瞄准镜里的是人头还是炸药。反正狙击目标离自己够远。连血溅到脸上引起的反射性眨眼也不可能发生。反正这一辈子前二十几年是这样,往后也不该有什么改动。


弹夹填满,被子弹无法再压进弹夹的阻力唤回了神。以用力地眨眼代替了抬头这一大幅动作。什么时候有这伤春悲秋的心思了,又不是任务不够多。



【我爱灿灿!!!虽然可能自戏崩皮了

又刷了一遍重启,我吹爆刘丧!!!